香港專線物流

多個平台推出綠色快遞盒 小區推廣紙盒循環利用香港專線物流


  據記者在安裝了共享快遞盒回收站的小區裏看到,這種回收站很像是無人貨架,黃色的箱體裝置能夠防風防雨。打開透明的玻璃門裏面有三排貨架,在頂部還有一個小獅子的卡通像,路過的小區居民和快遞員都誇它“很可愛”。
 
  據介紹與杭州一起上線這種回收站的有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南京、濟南、西安、深圳等13個城市,其主要設置在社區、寫字樓附近。一旦回收站接近“爆倉”,快遞員就會盡快取走裏面的快遞盒帶回快遞點,清理後再進行循環使用。而共享快遞盒通過回收、循環使用,為電商快遞行業實踐綠色包裝帶來了創新性思維。
 
  但一段時間運作下來,許多居民對於這個環保領域的新事物還是持觀望和嘗試的態度,許多人首次使用時都鬧出“把它當成了快遞取件櫃”這樣的笑話。回收站需要每位參與者把快遞盒摺好,卡在貨架上的一個個格子裏,才能保持回收站內的整潔以及空間的最大利用率。所以,如何宣傳、推廣,讓這種回收站儘快把潛能發揮出來,而不是很快就成為閒置物品,也是推廣方和物業公司需要費心思的關鍵。一些環保覺悟較高的城市居民認為,這就像垃圾分類,一開始大家都覺得操作起來“很麻煩”,但一旦認識到了必要性和緊迫性,大家都還是願意參與其中的。
 
  就在共享快遞盒亮相的同一時間,國家質檢總局、國家標準委也在2月發佈了新修訂的《快遞封裝用品》系列國家標準,根據減量化、綠色化、可循環的要求,對快遞包裝減量提出新要求。比如快遞包裝袋宜採用生物降解塑料,來減少白色污染;需降低快遞封套用紙的定量要求,降低塑料薄膜類快遞包裝袋的厚度要求以及氣墊膜類快遞包裝袋、塑料編織布類快遞包裝袋的定量要求;對於快遞包裝箱單雙瓦楞材料的選擇不再作出規定,只要材料符合耐破、邊壓和戳穿強度等的指標即可。並明確提出快遞包裝箱的基礎模數尺寸,以包裝標準化推動包裝的減量化和循環利用。
 
  對此各家電商平台也紛紛響應。近日菜鳥物流經過2個月的測試,將首批數千個循環快遞箱面向杭州進行了投放。從龐大的菜鳥物流倉到全國零售小店的配送,將啓用循環箱替代傳統紙箱。接下來菜鳥打算在100萬家的零售小店推廣此環保循環箱,並預計使用量將超過1000萬個,覆蓋了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成都等數百個城市。其中,每個箱子至少可循環使用兩個月以上,破損之後還能回收再造,整個生產過程也是綠色無污染,亦是實打實的環保產品。而這項環保行動每年有望節省超過2400萬個紙箱,以此可以少砍伐數百萬棵綠樹。
 
  不光是菜鳥,蘇寧推出的零膠紙箱,也成了許多網購達人“一盒難求”的“網紅產品”。這款快遞紙箱純粹藉助物理力學原理,摒棄各種封箱膠帶,不僅做到了真正零膠帶污染浪費,在用户體驗上也可圈可點。春節後在蘇寧網購了一箱零食的杭州李小姐發現,這種不用膠帶的快遞盒,不像其他快遞盒那樣被大量膠帶紙“五花大綁”,打開過程就像打開易拉罐一樣方便。
 
  所以這種“零膠紙箱”的面市,就是擯棄了膠帶紙這種環保殺手,鎖箱和開箱都十分方便,還能循環使用5次以上。雖製作成本較一般快遞紙箱高,但由於可以循環使用,所以單次使用成本大大降低。
 
  不過,這種零膠紙箱目前看來並未進入大規模商用階段。記者登錄淘寶、蘇寧易購等多個電商平台都未能搜索到出售該款紙箱的店鋪。對於廣大電商企業來説,若購置這種環保快遞盒,自身成本肯定也將大幅增加。因此,零膠紙箱最終能否成為快遞盒的主流產品,目前看來還是未知數。此外,像京東之前發起的“青流計劃”以及嘗試推出的數千只可降解循環包裝袋,成本比普通的要貴50%以上,鉅額費用只能由快遞公司和簽約商家承擔。
 
  包裝快遞的紙箱、防水袋、膠帶紙或者塑料膜,如何處理才是最科學、環保的?
 
  對於快遞紙盒的循環利用以及膠帶對於環保造成的傷害,採訪中,越來越多的專業人士和普通居民認為,這不能僅僅靠幾家電商平台的“公益之舉”,而是一個需要長期改進改善、全民努力的過程,需要政府、商家、個人等社會各界的合力。
 
  那麼其他國家又是如何解決快遞包裝問題的呢?記者查閲了相關資料。首先是限制使用,比如日本、美國、英國、法國、德國等都有法律規定,限制的內容也很具體;比如包裝物的體積超過物品的體積必須低於十分之一,包裝物的重量不能大於被包裝物,包裝物的價值不能高於被包裝物。
 
  其次就是循環使用,這個思路和做法在國際上比較通行,比如在日本,快遞的外包裝都是由快遞公司提供,發送快遞者需要提前告知快遞物的尺寸;快遞員送完快遞後,要當場把快遞包裝帶走,並循環使用。
 
  而居民環保意識的提高,也是解決快遞包裝污染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。“很多商家為追求好評,必然會發給顧客全新的快遞盒;有心人收貨後,稍作處理就可二次使用;體積較大、質量較厚實的,還可以放在家中作為實用的儲物箱。”杭州環保達人糊糊爸説,“我曾看到電視台播過一個節目,記錄一個愛做手工的年輕女孩,如何花20分鐘把一個廢棄快遞紙盒改造成精美相框的過程……就像垃圾分類、‘五水共治’一樣,希望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重視快遞盒的循環利用,從我做起,那麼這個環保難題自然就迎刃而解了。”來源:香港專線物流